来杯奶茶app要128

整个餐厅可能有半秒不到的时间没有一点声音, 尔后则像火山爆发一般。陆灵听到了各种语言的咒骂, 从教练组都球员, 似乎每一个人都对这个签不满意。可是又不仅仅是不满意,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现在, 我他妈倒是希望派特伤得再长一点了。”那是子翔的声音。

陆灵忽地意识到她口袋里的手机停止了震动。

抽签还没有结束, 还有三个对阵没有出来。

她盯着电视屏幕摸出了手机, BT Sport给出的条幅已经清晰地写上了QPR VS 巴塞罗那。她垂头看了眼手机,那个未接来电来自派崔克。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拨回去的时候,他又打过来了。

一线队教练乔治正在跟她说:“该死的,这是最差的签!最差的!”

她握着手机跟乔治说了句她马上回来,然后就一边往餐厅外面走一边接通了这个电话。

他们有一个月没有联系了。从他把钥匙还给她以后,好像昭示着一些东西的彻底终结。

陆灵零星能从伊恩他们嘴里听到他的近况, 也能从报纸上看到他的一些新闻, 竞技方面还有其他方面。不过最古怪的事莫过于她上周去医院看陆允桂时,爸爸告诉她,他们在纽约短暂见过一面。

“巧遇吗?发生了什么?”她自然要问。

陆允桂犹犹豫豫最终也没告诉她具体发生了什么。

“缇娜,你要来巴塞罗那了。”派崔克的声音已经在她右耳边响了起来。

百变美女小尤之夏天来啦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签吗?

她没有来得及说话, 他在那边低低叹了口气,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与你为敌。”

“我也没有。”她说道,说完她才发觉自己声音有些喑哑而且喉咙干涩。

真的没有吗?难道欧冠赛场的相遇,不是概率问题吗?从他离开这支球队,就预示着可能会有这么一天。

陆灵望着窗外的球场,那里现在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在餐厅里,她于是扭头望了眼餐厅——

似乎,又有一个对阵被抽出来了。

她听到了些什么,远远地,却看不清电视屏幕。她跟电话里的人说,“稍等,我去看一下……”

派崔克却已经告诉了她答案:“阿森纳对阵埃弗顿。英超内战。”

她长长地噢了一声,盘算着她与尼克究竟谁的晋级概率更大?这可能没什么悬念。埃弗顿刚在联赛杯决赛中输给过阿森纳,不过两队的实力还算是旗鼓相当,但QPR和本赛季全欧洲攻击力最恐怖的巴塞罗那……

“缇娜……”

“什么?”

“史蒂夫的确把那个信封给你了,是吗?我问过他,他说在你生日晚上给你的。但一个月了,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的想法。”

陆灵觉得好笑。他想要她说什么?“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还是“你早该还给我了”?又或者,他在暗示她应该把他家的钥匙给他?不,派特是个直接的人。这不是他的思维方式。

“你希望我说什么?”她清了清嗓子,“我没有想法,无论你是否把我家的钥匙还给我,一切也早都结束了。”

在那个他闷闷不做声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吻她的嘴唇吻她的身体的夜晚,在那个他不告而别的早晨,在那个彼此都不愿多说一句的电话里,在索契、在那场英格兰被巴西淘汰的比赛后……

她说完他沉默了好久好久。

陆灵往餐厅走了几步,第三个对阵:皇家马德里vs拜仁慕尼黑。

她等待的不耐烦,抽签很快就会结束,剩下的一组显然就是曼城vs多特蒙德了。她需要跟球员和教练组说一番话,没有时间耽误在这个电话上面。

“派特,我回头再打给你吧……”

“你根本就没有打开过那个信封是吗?所以你认为那个信封里的是你家的钥匙?所以你认为我选择在你三十岁生日那天把你家的钥匙还给你?所以你认为我甚至不会亲自还给你?在你心里我就那么懦弱?”他声音急促,语速很快。他又失望又生气。

如果不是她家的钥匙,那是什么?

“我没有打开。”陆灵听到自己这么说,“我晚上再打给你,我现在没有时间。”

他顿了顿,答应了。但两人都没挂。

她不希望他们这么结束这个电话,他必然也这么想的。

于是她说:“我想无论在诺坎普还是在新女王公园,都会很艰难。”

他低声道:“我不知道。或许对于我来说,我已经遇到过更艰难的了。”

“……派特,我是说比赛。”

“我不是。晚上打给我,我会等。”然后派崔克挂断了电话。

****

当陆灵回到餐厅,她收起了所有的情绪。

欧冠八强对阵已经全部出炉。

QPRvs巴塞罗那

阿森纳vs埃弗顿

皇家马德里vs拜仁慕尼黑

曼城vs多特蒙德

每一场都引人注目,这可能真的是近些年来最有噱头的欧冠八进四的对阵。派崔克-安柏重回QPR,不仅如此,克里斯汀-陆将会再次遭遇此前对阵战绩相当不错的佩普-瓜迪奥拉;英超内战,阿森纳与埃弗顿,阿莱格里和弗洛雷斯,两位实用主义教练的再次相遇(埃弗顿刚刚在联赛杯决赛里输给了阿森纳);皇马与拜仁,这是两支老牌豪门的一场对阵,上个时代最后的巨星们将再次遭遇彼此;至于曼城与多特蒙德比赛,那同样会是不同足球理念的碰撞……

陆灵看了一眼乔治,又想起了先前与提姆的一些对话……

乔治和提姆都希望碰多特蒙德。

的确,在所有的对手里面,或许只有多特蒙德,QPR最有几率拿下。但若QPR抽到的真的是多特蒙德,可能多特蒙德的球迷会比QPR的球迷更加庆幸。

究竟谁是谁的好签还说不定呢?

去巴塞罗那也好,陆灵想。说起来,那是她投简历时投的第一家俱乐部,也是第一家拒绝她的俱乐部。她还记得她收到的回信:

“亲爱的克里斯汀-陆,我们很荣幸收到你的申请,但是很抱歉,尽管你是一名已经取得了各项资格的教练,但你的履历并不符合我们的要求……”

后来,那么多次在英超赛场上遭遇佩普,她其实都很想问加泰罗尼亚人是否知道这件事?但她始终没有问。因为客观来说,如果当时巴萨录用了她,才是个笑话。她那时的履历确实太单薄了。那么无论是否是佩普知道与否,根本不重要。

餐厅里,依旧有人在谩骂,也依旧有人在讨论派崔克是否能在那两个回合的较量中出阵……

他出阵与否重要吗?

陆灵觉得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如果没有派特,那等于是国际象棋的对阵里,对方直接弃掉唯一的一次王车易位。

但她不能这么告诉球员们。

“我跟你们一样,我也希望派特能伤到五月,但很显然,就算第一回合他上不了,他错过第二回合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想这件事,我们没有必要去想我们改变不了的事情,我们应该想的是我们可以做好的事情。是的,巴塞罗那无疑会是一个很强劲的对手,我是说,很有可能会是我们遇到的最困难的对手。但是,噢,去他妈的,我们会干掉他们!反正我们已经干掉过佩普-瓜迪奥拉很多次了,不是吗?还有,现在,所有人终于都他妈的知道QPR不是派崔克的球队了,事实上,这一回,我们会干掉派崔克所在的球队,没错,就是这样!”

她本来不那么确定,但她说出这些话以后,反而越发坚定。

第一条定律,你得相信你能赢。

****

抽签过后的工作依旧忙碌。

首先,陆灵需要去出席这一轮英超联赛的赛前发布会,QPR的对手是换帅之后状态不错的吉格斯所带领的曼联。

赛季进行到这个阶段,每一个环节的容错率都在降低。QPR在联赛里和欧冠里都保有着一定的更进一步的可能,尽管在各大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里面,QPR都不是最被看好的。目前赔率最低(最被看好)的是巴塞罗那。

英超参战的四强中,QPR是最不被看好捧杯的——这当然跟他们抽到巴萨有关,但是博/彩公司的数据分析师们认为阿森纳和曼城的夺冠概率要高于QPR,大概也是因为阿莱格里和桑保利的欧战经验相当丰富。当然这四支球队里,最被看好的则是英超冠军埃弗顿,他们与拜仁、皇马并列在巴萨后面。

埃弗顿没有成为莱斯特城,事实上,他们在尼古拉斯-弗洛雷斯的带领下已经成为切尔西和曼城,成为了这个这个联赛里第三支成功打破了旧秩序,并真正晋升为豪门的球队。

陆灵发现当她回过头去看尼克在埃弗顿的执教经历时,那简直像是一出神话。第一个赛季就拿到前四,第二个赛季冠军,而在欧冠当中,连续两年挺进八强。要知道,埃弗顿去年在欧冠里就是从死亡小组里出线的,而今年更是直接在十六进八的淘汰赛里做掉了意甲冠军尤文图斯。

尼克的运气好吗?是的,他的运气不错。

有不喜欢他的球迷和评价家说:弗洛雷斯不过是有一副好牌,在QPR时他有派崔克,在埃弗顿他有登贝莱;弗洛雷斯为了赢球可以做出任何事情,甚至跟被自己抛弃的前助教复合;弗洛雷斯总是抱怨裁判,然而在这个联赛里太妃糖明明是最占便宜的俱乐部之一……

他们怎么认为,对于他来说从来不重要。

用尼克自己的话来说:“我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不是为了让每一个人都喜欢我或者理解我,我只是想得到我应得的。”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是对这个赛季的联赛冠军志在必得的模样。

可是……

陆灵也不希望QPR是热刺。有那么几年热刺一直保持着前四的竞争力,甚至一度有问鼎英超冠军的机会,然而总是不了了之。

他志在必得的东西,她觊觎已久。

陆灵想着这些已经走到了发布会的现场。

下午的训练课结束以后,QPR教练组进行了很久以来最长的一次会议。除了关于明天打曼联比赛的细节讨论,还有关于对阵巴塞罗那的种种准备讨论。这一回,陆灵会需要教练组的所有成员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把所有精力放在欧冠和联赛上。

她整个人有些紧张,她想,若是提姆在这里,必然会说,你看上去太紧张了,这让大家都很紧张。于是她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但是,即使她不紧张,这个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还是会紧张的。

这对这家俱乐部来说,已经是一个全新的篇章。

她直到这一天的工作结束,也没有接到尼克的电话,她也没有一刻的功夫去给他打电话。周五总是很忙的,再加上这么一个抽签结果。

****

当陆灵整个人恍恍惚惚踏进家门,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那个置放信件的抽屉。

抽屉已经被清理过一次。应该是管家做的。她的管家是史蒂夫帮她找的,一个星期会来两次,除了帮她打扫清理之外,还会帮她买好日用品。

陆灵没有找到那个信封。

那个信封不小,也比较厚,里面又装着钥匙,她应该很容易找到才对。她于是给管家打了个电话,管家告诉她,根本没有看到过那样一个信封。

她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这太诡异了。

她没有必要再给管家打一个电话,史蒂夫聘用的人,她可以在各个层面放心,如果管家说没有看到,那肯定是真的没有看到。

陆灵皱起了眉。

一地的信,也让她开始烦躁起来。她第三次检查,依旧一无所获。

怎么会不见了呢?

最后,她决定给派崔克打了个电话。

有些晚,陆灵看了下表。他可能睡了,她想,如果他没有接,她就给他语音留言。但他很快接通了。

“嘿,刚到家,是吗?”他在那头问。

“是的,今天非常忙,我还以为你睡了。”

“我说了我会等你的电话。”

“……派特,那个信封不见了,很奇怪……我当时随手塞到了门口放信的抽屉里,你知道那个抽屉……”

他打断了她,嗤笑一声,“没错,我知道那个抽屉。所以那个信封凭空消失了,你是这个意思吗?”

“真的很诡异……”陆灵蹲下来,又翻了一遍,然而她已经知道是徒劳。

他在那头不说话,她便问:“如果不是我家的钥匙的话,那是什么?”

陆灵蓦地听到一声低低的狗叫声,是佐伊。

派崔克揉了揉佐伊的下巴,缓缓道:“已经不重要了,如果你认为是你家的钥匙,那就是。”

她没做声,过了一会儿,她说,“那么晚安。”

“晚安,缇娜。下个月,我们在新女王公园见。”

她没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陆灵没有再去找那个信封,她把地上所有的信扔回了抽屉里。

反正,那已经不重要了。

她踢掉鞋子的时候,收到了尼克的信息。

【我刚刚结束所有的工作,你呢,babe?我不知道该恭喜你还是感到抱歉,噢,巴塞罗那……你得承认,我晋级的概率比你大。】

她光着脚上了楼,邀请西班牙人FaceTime。

“概率是一回事,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另一回事,如果概率能决定最后结果的话,就没有球迷去投注了。”

屏幕里的尼古拉斯露出一抹笑,“如果概率毫无作用,博/彩公司早就全部破产了。”

陆灵微微愣了一愣,尔后大笑,“好吧,我承认,你晋级概率比我大。”

“或许佩普很想念你,或者另外一个人也很想念你……”

“你是说何塞吗?”

尼古拉斯愣了一愣,“你明知道不是。算了。说到何塞,他告诉我,他明天会去看你和吉格斯的比赛。”

“这可是个意外,他还没有离开曼彻斯特吗?”

“还有一些琐碎吧,我不太清楚。”

陆灵驻足在自己的卧室,彻底离开一座城市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何塞-穆里尼奥被曼联解雇以后依然是媒体的焦点,据说他接到了拜仁慕尼黑、巴黎圣日耳曼、摩纳哥、国际米兰,甚至还有利物浦和热刺的邀请,但可信度很高的天空体育最近报道,葡萄牙人已经决定下个赛季去巴黎。

陆灵再次看了看表,走到了床边,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尼克,我得睡了,明天还有很多工作……”

“你的心情好像有些糟糕……”

“不至于,只是的确很累。”

“好的,只要告诉我你明天打完曼联,无论结果如何,你会在曼彻斯特待一个晚上。”

她盯着屏幕上的男人,抿着嘴笑。

“你笑什么?”

“……真傻。“陆灵说,“我也想见你啊,尼克。”

他高兴起来,“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我去老特拉福德接你。”

“让我想想,上一次是安菲尔德,这一次是老特拉福德……”

“对我来说,我只是想早点见到你。”

“如果你们那天输给利兹了呢,尼克?”

“第一,那不可能发生;第二,如果那真的发生了……”尼古拉斯拖长音,“我会打你屁股。”

“拜托,你输球难道是我的错?”陆灵已经钻进了被窝里。

“你有个坏脾气的男朋友,接受这一点吧……”

……

无论如何那应该是一把钥匙,他究竟给了她一把什么钥匙?这是这晚睡着前,陆灵最后的意识。